战五渣,中文系。爱好是画画。
最近掉入橡皮章坑中。
(勿求原图)

新浪微博@宇宙异能少女

一个很无聊的要耐着性子才看得下去的爱情(←也可能不是)故事

1

会出来兼职只是因为大学生活太无聊了。

2

我的朋友很少,除了和宿舍里的同学在必要的时候说几句话之外,和班上的人几乎完全没有交流。“不必要的事不做,必要的事赶快做。”《冰菓》里的男主角折木奉太郎的宗旨和我出奇地一致——这当然是宿舍里的二次元死宅告诉我的。总之我也不太能理解为什么刚上大学一个月就能受到同班女生的告白——哦,当然一个月以后就分了。分手的时候她说了句:“你虽然很温柔,但总感觉……和每个人都有距离。我想大概是……没有人能真正理解你,走进你的。”

说到女朋友,高中的时候也交过一个——好歹也有一年多吧——大概是属于心照不宣地就在一起了的那种,我们彼此之间从没有说过喜欢对方,但是却能够感觉到羁绊。高考结束之后我约了她出来,本想亲口跟她说”我喜欢你“的(对我来说要说出这种话简直和求婚一样可怕),没想到她先开口了——

”再见了,白语。我们以后不要再见面了。“

真是,玻璃心碎了一地啊。

作为一个男生,我的兴趣是在是少得可怜:不看动漫,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不打篮球,不打DOTA,不打LOL……周围聊过天的女性朋友和曾经的女朋友们(一开始)都说我简直就是好男人的典范。

不过后来分手的时候她们都出乎意料地一致说了一句:“白语你啊,真是无趣呢。”

仔细想想,她们俩总结得还是很精辟的——“无趣”,我的生活是,我本人也是。

3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注意过,麦当劳对客人打招呼不是传统的“欢迎光临”和“谢谢光临”,而是“喜欢您来”和“喜欢您再来”,据经理培训时的说法,这是麦当劳差异化服务的体现。说实话我真不太受得了这种招呼,真的……太难以启齿了。我直到工作了两周以后才勉勉强强能说得出口,不过后来发现客人根本不在乎你有没有跟他打招呼也不在乎你是怎么跟他打招呼的,所以我慢慢地也就习惯了——“喜欢”什么的,不过是一声招呼,更何况这后面跟的是“您”不是“你”。

过了适应期之后,我点餐的次数就多了起来。在柜台点餐看起来比去大堂轻松,实际上却会常常遇到各种奇葩的客人,比如有会在餐已经做好之后又不要了的,或者在人多的时候抢着要我先给他备餐的,还有就是一口一个肯德基的——曾有一个客人进店以后就一直在点肯德基才有的餐:烤翅,玉米沙拉,猪扒饭,鲜虾堡。我说抱歉我们这儿没有,他就双手抱肘一脸嫌弃说怎么什么都没有啊,我嘴上说着抱歉啊但心里想着那你怎么不到马路对面去吃。

因此同事们都不愿意站这个位置。也许是觉得我以不变应万变,所以我后来上班几乎都是站前台点餐。

不过奇葩遇得多了,我也不太想点餐了。

期中考试过后某个平常的中午,不知为何客人出奇的多——当然,每到吃饭时间就会有一大堆客人进来,在我眼中那根本就是《植物大战僵尸》里“一大波僵尸正在接近”的节奏——客人一多起来柜台就容易乱,不过多亏了这,时间也会过得比较快就是了。

两点钟到了,午餐时间结束了,就像上帝把某个开关突然关了一样,和午餐时间客人出奇的多正好相反,客人瞬间变得出奇的少。嗯,几乎没有客人来了。

确认了这一点以后,我就开始在柜台百无聊赖地用单子折千纸鹤,折完一个又一个,而且每个折好的纸鹤都会被我扔进柜台下的垃圾桶里。而备餐员则在后面检查存货。期间陆陆续续地有客人来了又走了。这个大夏天,客人进店多半只是想进店吹个空调或是吃个甜筒。

不知不觉就到了晚餐时间。

“喜欢您来!”我的不知道第几个千纸鹤折到还差最后几步,同事突然这样喊了一句。

我这才猛地抬起头来,哦有客人了啊。还是个看起来很潮的女生,她披散着半长的头发,戴着星空花纹的棒球帽,一身偏欧美范的打扮和这座城市的气质有些不符。

我放下手中的纸鹤,顺势把它塞到电脑下的死角:“喜欢您来。请问您要点什么?”

她没有看我而是盯着我身后的餐牌,右手食指时不时地点点下巴:“嗯~那个新出的饭卷儿好吃么?”

“这个得看各人口味。”

“哎呀那你喜欢吃吗?”

“……我比较喜欢吃黄金大鸡排。”

“为什么?“

“因为我比较喜欢吃鸡肉。“

“哦~黄金大鸡排啊!没吃过呢!”她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那我要一份是有牛肉饭的套餐好了!嗯你输Q4就可以了!”(喂那你为什么还要我推荐啊?)

“……好的。还要别的吗?” 

“没有了吧……哦橙汁不要冰谢谢。”

“好的。一共二十九块五谢谢。”

这时候同事突然说了一句:“不加冰要早说啊!”

“抱歉啊。”她皱了皱眉,一脸歉意,“喏三十。”

我瞄了一眼同事:“没关系。收您三十……找您五毛。”

熟练地从底下抽出餐盘和纸巾放到桌子上滑到客人右手边,又捏起一只勺子放到纸巾上,紧接着把单子放到餐盘上,这时候备餐员刚好把橙汁放上了餐盘。

”请在旁边拿一下吸管。“我伸出左手指了指隔壁,照例提醒她。

“好的。“说话的同时她拿了一支吸管,轻轻地放到餐盘上。

点餐的客人只有她一个,我身后又有人备餐,我就只好干站在那儿,出神地望着门外,让人看起来我好像是在等下一个客人进门。

“白语啊……”她右手支着下巴——似乎是在盯着我的名牌——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然后露出了橙色非洲菊一样的笑容,“真是个寂寞的名字呢。”

3.5

那一瞬间真的不知道是什么心情。

以前也曾有不少人调侃过我的名字,但基本上都是类似于“说了也白说”这样的理解。像她这样认真地思考别人名字的意思和感觉的人,我还是第一次见。

母亲说过给我起这个名字本意是希望我多说话——因为我打小话就少,连哭也很少——属于对我“缺啥补啥”的心态。只可惜我姓白,辜负了这一寓意深远寄托了父母美好希冀的好名字。

听到她那样说,当时的我应该多少有些触动的。

4

“是嘛。“我装作漫不经心地答了一句,还以为会变得尴尬,谁知恰好这时她的餐都齐了,我就顺势把餐盘转向她,例行一句”餐齐了请慢用,喜欢您再来。“

她低头确认了一下食物,低垂的眉眼让人不自觉地注目。

睫毛……真长啊。

“嗯?什么?“她猛然的抬头才让我意识到我刚刚似乎是不小心把心里想的说出口了。

“啊、不,没什么,请慢用。“因为有点慌张,我连目光都忘记移开。

她瞪大了双眼,好一会儿才咧开嘴笑了,双眼也呈现好看的月牙形:“谢谢。我可喜欢你打招呼的方式了。“随即双手端起餐盘,走到了一个我能看见的窗边安静的小角落里坐下。

半个小时之后,她起身,顺手拿起餐盘,把垃圾倒进垃圾桶,转身朝门外走去,路过柜台时朝这边微笑招手示意。我愣了一下,但很快就意识到她是在和我道别,于是也点头回应。

5

两天以后又轮到我上班。下午五点她出现了。今天是穿的是森女风啊。

“喜欢您来。“

“哎呀又见面了~“她双手撑着柜台,歪头一笑。

诶?这种招呼,该怎么接?

还好她很快就开始点餐了:“Q4橙汁不加冰谢谢。“

“好的,一共二十九块五谢谢。“

……

同事备餐的时候我又闲下来了,这时经理走过来问了我一句“你们S大明天有个表演活动是吧?“”是。“”哦…我就是确认一下,因为我女儿明天想要去那儿玩儿。“然后就走开了。

“你是S大的?“她惊讶地问。

“嗯。“

“诶?!这里可都快到A大了啊!S大离这里好远的啊,你怎么会到这里兼职?“

“因为那边的兼职都满了。“我不假思索地回答。

“其实是因为不想见到认识的人吧?“她又露出了非洲菊般的笑容。

说实话,她总是能说到重点这一点,让我有些恐慌。想象一下吧,如果一个和你认识不久——不对,甚至算不上认识——的人每次都能戳中你、拆穿你,你会怎么想?

幸好餐上齐了。

“餐齐了请慢用,喜欢您再来。“

她端起餐盘,微笑着朝我点头示意,坐在了之前的位置。

和之前一样,半个小时之后,她起身,顺手拿起餐盘,把垃圾倒进垃圾桶,转身朝门外走去,路过柜台时朝我微笑招手示意。我依旧点头回应。

6

虽说会跑出来做兼职是因为大学生活太过无聊,但做久了,觉得兼职加上学习的生活一旦变成了一种模式,其结果也还是无聊。就像煮面条,由于条件限制,只能放油盐酱醋,吃久了就会觉得腻味,于是从那以后开始往面条里加进剁辣椒,一开始还觉得新鲜,但最终结果还是——吃腻。

而她就像一包魔法调料,每一次倒出来都会是不同的味道,尽管味道不重,却每次都让人感到新鲜。

自从她出现以后,我每周都会有一点点期待上班的日子,每次上班都会有一点点期待她的到来,期待再给她点牛肉套餐,期待再给她的可乐换橙汁,期待再给她的橙汁不加冰。

也许还会有一点,期待她又戳破我。

每次都是这样,带着非洲菊般的笑容,随意地就以疑问的句式说出别人的本质、别人藏在心底的想法,却从来不需要对方的答案。

“其实你不太爱和别人讲话吧?”那天她穿的是OL风。

“其实你并不想和同学走在一起吧?”那天她穿的是运动风。

“其实你觉得这样的生活并不让你满意吧?”那天她穿的是休闲风。

幸好每次备餐员都能恰到好处地把食物准备好,我才能免于不知如何回答的尴尬。

但是…总觉得…不太公平啊,我的什么破事儿她都能猜中,而我对她却一无所知。

7

暑假快到了。

不知不觉中,离第一次见她已经过去了一个月。

今天她穿的是学院风,总感觉看她换了那么多不带重样的穿衣风格,还是今天这种最适合她。

“今天也是牛肉饭吧。“我头也不抬地问。

“不是的哦,今天要吃鸡肉饭。“就在我准备在电脑上点下牛肉饭的时候,她这么说道。

我愣了一下,甚至还专门抬头确认了一下点餐的客人是不是她。

习惯真是种可怕的东西。

抬头的时候正好迎上了她的目光,那是我从未在她脸上见过的难以形容的笑容。

“……好的。橙汁不加冰对吧?”

“加冰。还有再要一份黄金大鸡排。”

我又不可思议地抬头看了她一眼。

“怎么了?”她咧开嘴笑了,“就算是常客也可以换换口味吧?”

“当然可以,”我定了定神,自认为应该是回了她一个微笑,“只是不习惯罢了。”

“……一旦出现对自己来说很反常的现象,哪怕很细微都很容易就会引起你的注意吧?”

“而且难以接受。”我自己也惊讶于自己破天荒的接话。也许是因为今天柜台很难得地只有我一个人,所以我再也没办法以“餐齐了请慢用喜欢您再来”这种话来搪塞过去。

“哈哈哈~话说你不准备把吃的东西给我吗?”

8

反常。

真反常。

实在太反常了。

已经六点半了,饭都吃完了,她怎么还没走。

就在我惊讶的时候,经理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膀:“白语啊,你去收拾一下大堂吧!”“好的。”

鬼使神差地径直走到了她的位子上:“请问这个要收么?”

“好的,谢谢你。”她抬起头。 

“不客气。”虽说这种情况下麦当劳的要求是回答“乐意为您服务”,但总觉得……嗯,不太合适吧?

“我从没告诉过你我叫莫思吧。”因为垃圾桶就在旁边,所以她说话我也能听得清楚。

“当然没有。”我端起餐盘把垃圾倒进垃圾桶。

“真是一点都不客气呢。“不用回头我都能想象得出她的表情,一定又是那幅非洲菊般的笑脸,”我是A大的呢,今年大二。不过下学期……就要离开这里了,作为交换生。”

手突然震了一下。

她拿起黄金大鸡排,朝我递过来:“记得你说过你比较喜欢吃黄金大鸡排吧,这个送你作为饯别礼。”

我把餐盘放到桌子上,接过鸡排:“是嘛,我还以为你工作了呢。那我不客气了谢谢。”

“这样说女孩子可是失礼的~”

“我也没听出来你生气了啊。”

她终于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声出来——

“白语你真温柔啊。”

不要再说了。

我不想再听到这句话了。

直到这个时候才意识到过去和女朋友分手的时候,对方说的那番话其实是让我很难过的。

而这个时候听到这句话从她口中说出来,我更加难过。

8.5

“会去当交换生,其实是不喜欢这里吧。”那是我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

“嗯,是啊。”和我每次都以“餐齐了”为借口结束话题不一样,她的笑容和回答没有丝毫犹豫。

这样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戳破她,我也不算是完败吧。

9

暑假开始了,暑假结束了。

她离开了这座不喜欢的城市,而我还在这里。

在这座城市里,和这家小小的麦当劳里。

突然想起最后那天在柜台见到的她的笑容,叫做寂寞。和我的名字一样的寂寞。

大概是身在孤独中太久,才会意识不到这种感觉的存在吧。

好不容易遇到了,能够和自己有“共感”的人。

为什么我早没有发现呢?她总是一个人来吃饭,一个人离开。

她总是能一下说中我心里所想的,那当然是因为其实她是和我一样的人啊,和我不一样的只是她没有表现出来罢了。

“真是个寂寞的名字啊。”

——因为她也有一个寂寞的名字。

“其实是因为不想见到认识的人吧?”

——因为她不想见到认识的人。

“其实你不太爱和别人讲话吧?”

——因为她不爱和别人讲话。

“其实你并不想和同学走在一起吧?”

——因为她不想和同学走在一起。

……

“其实你觉得这样的生活并不让你满意吧?”

——因为这样的生活并不让她满意。

她对着我说过:“谢谢。我可喜欢你打招呼的方式了。”

——她是在谢“我”夸奖她而不是我对她的提醒。

——她喜欢的是“我”对她说“喜欢”而不是“我们”麦当劳打招呼的方式。

她坐在我能看见的窗边安静的小角落里。

——她是坐在“她”能看见“我”的小角落里。

……

只是她太隐晦,只是我不自知。

 

那两句,我不带感情地对无数人说过的话——

“喜欢您来。”

“喜欢您再来。”

——我也始终只能这样对她说。

连去掉“您“底下的那个尊敬的”心“都办不到

她离开了,我还在这里,继续对无数无关痛痒的人重复这两句话。

在麦当劳,连喜欢都变得廉价,但我始终没办法对你说出这两个字。

 


评论
热度(1)

© 韩三三 | Powered by LOFTER